轆轆溫泉

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

(轆轆溫泉源頭)

【溯】
第二天預設為莒光日,所以就索性讓大家睡到自然醒,昨夜選擇睡帳棚的,因地熱的關係,所以帳棚裡非常溫暖,而選擇露宿睡在外頭的,雖然風大了些,但因為平坦沙地的緣故,睡起來也是很舒服。

吃飽喝足兼整理完營地環境後,全員開拔往上游溫泉源頭溯行而去,在營地就可以看到裊裊升起的氤氤蒸汽,目測大約不到1K的距離,大概半小時左右即可到達,換言之,就是上溯到不能上溯為止,上溯途中,遇一深潭,溪左岸有岩壁可高繞,我瞄了瞄,決定直接泳渡,後來patty也跟進,因為是逆流而上,阻力頗大,差點有力不從心之感,不過大約25m的距離很快就游完了,就在一旁等後面的隊員攀岩過來。


過此高繞岩壁,往前不遠,即是溫泉源頭,但因主源頭在溪右側,我們必須橫越才能到達,好在一開始大家就都穿上泳裝了,所以也不是什麼難事,但還是會發生些許的插曲小意外,例如:相機掉到水裡QQ。

主源頭的泉量很驚人,沸水不斷隨著熱氣往上噴發,約有2m之高,溫泉源頭後是一大瀑布深潭,因為沒有溯溪裝備輔助,所以便決定留在源頭此處溜達一整個上午,開始圍起河道做起溫泉工程,擋水引水,奈何源頭泉水過燙,三不五時,還會有熱氣從地底冒出,混溫不均,大家叫聲連連,不多久,就放棄泡湯而改蒸汽浴了。
(剛高繞完,續前行)

(瀑布深潭)

(瀑布深潭)

(橫渡,看路中)

(坐在大石頭上,看著大家過來)

(沸騰2m的溫泉水)

(蒸臉中,會越來越漂亮)

下午回到營地後,當然是繼續泡湯,然後往下游溯一小段順便撿柴,以便晚上可以烤香腸、烤棉花糖,我想這也是溯溪的樂趣之一。

由於大部分的人都回去了,今晚反而安靜許多,看著東邊剛升起的獵戶座,與在頂上的月兒,躺在野溪溫泉中,頗有與大地合而為一的歸屬感,生活,本該如此簡單愜意。太複雜、太商業化的SPA反而少了些溫泉的味道在裡面。泡湯的過程中,我抓緊機會開始宣導大分溫泉跟華巴諾砲台的故事,希望能激起一點點大家的好奇心,一同再度拜訪那塊神秘之地。


【歸】
隔日接回南橫後,往關山方向出發,這可以算是我第三度來到關山了,第一次是傷心的那一次嘉明湖,第二次也可以算是寂寞的,那次特意搭火車快速兩日環島,Day1從南科到台北,Day2從台北到池上(買正宗池上便當),然後到關山悠閒的騎著腳踏車,看著關山醫院,想著些什麼,卻也逃避些什麼,晚上接南迴鐵路回高雄。

這次算是第三次造訪了,台東依然是如此的樂活,緩慢的步調氣氛走在台9線上,再度的看著關山醫院,還是不能避免的想到。吆喝著大家到火車站前吃完關山便當後,便接南迴公路回到西部。當回到嘉義已經是晚上7點了,結果又因為九人小巴水箱皮管漏水,於是只好改走省道,便每半小時找加油站“加水”,邊走邊停的情形下,回到台中已經是11點多了,連高鐵都沒得搭。最後選擇統聯回到台北,那也是隔日凌晨2點半了。

回顧本次活動,原訂出發的chicken、aria因故不能參加,好在patty一口氣邀約了她父親、父親友人和大學同學三人後,使得原本搖搖欲墜、幾乎倒隊的隊伍又活了過來。步入社會後,這種不確定的情形只能會日益嚴重,再也無法每次湊齊原班人馬,走在山林裡。

不禁遙想當年,拉馬達仙仙在此處活躍的那個光景,也羨慕起台大那年天蠍中嚮由此進入海諾南東南稜,順訪伊加之蕃的壯舉。人生有多少個青春四年可以如此揮霍,可以如此毫無顧忌的追尋著自己夢想,不受羈絆。終究自己在那個屬於青春的時光,是否留有相當且可懷念的路線記憶呢?

終究要長大、終究要往前看的。

如今,徒有人在江湖、身不由己的感慨感。
(全隊於溪中合照)

(鷹仔嘴山)

(藏著多少思念的藍天)


C.Y. Lan

PS.1 本次照片由Nanhu提供。

  

2 筆留言:

Stevie 提到...

真是讓人流口水的行程呀!

喔,還有可以解惑一下"莒光日"是什麼意思嗎?

CY.Lan 提到...

當兵的人,每週都有一天要收看莒光節目,且當日上午相對其他天來說,比較輕鬆~因此稱此天為莒光日,有意謂著當天的行程是不趕路的,可以輕鬆一點~

張貼留言

請留下您的回應~
但任何不適之留言格式或是內容,小弟有權刪除,恕請見諒~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Newspaper I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