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

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

今天,我們家的越南看護離開回國了,這兩年的看護過程,雙方多所摩擦、也互相禮讓(or忍讓),但是畢竟身為資方的我們握有主控權,所以時間一到,不再續約。

因為越南看護有普遍 "繞跑" 的不良前科(前一個就是這樣,結果被警察抓到,遣送回國),所以這次家族決定不提前告知,等到今天早上才當面告知,結果一定是讓她措手不及,邊哭邊鬧下,邊收拾行李。的確,心中多所不忍,畢竟這樣的決定太不近乎人情,冷酷了些。但是站在我們的立場上,若主動提前告知,也不知在我們上班的時間中,她是否會做出對我外婆不利的舉動,或者是就乾脆洗劫家中財物後,一走了之。這種情況下,行動力欠佳的外婆又能如何?

不禁想到前陣子科技廠的例子,將員工的通行證取消後,隔天就不能進入無塵室,甚至連大門都不能進入,也是怕員工挾怨報復,進入生產區修改程式或是惡意破壞製程流程,那些動輒用百萬計算的設備是禁不起的。

沒想到,到了最後一刻,雙方彼此互信的基礎,竟然是如此的薄弱。

好聚好散,似乎成了柏拉圖的理想世界。

因此資方看似合理的說詞(保護自己),似乎有點道理。這一刻身為資方的我們有點理解,但若改為勞方的身份,應該也會忿忿不平吧!

就如同我年前被通知調換部門一事,也是如此的處於被動一方,但至少我不是被通知過年後不用來了。

勞方,似乎也只能無奈的成為弱勢的一方。


C.Y. Lan

PS.1 新的看護週二才會來,這三天仲介介紹了位來自大陸四川的短期看護,日薪1300元,不過已經嫁來台灣三年了,看她照顧的動作,顯然也是有經驗了。重點不是她從哪來,而是如此高額日薪的看護工作,為何不見有台灣人願意擔任。的確!看護的工作真的很累,24H都要隨時待命,精神較為緊繃,但是若看護對象健康良好,其實照顧起來也是很輕鬆的。

但顯然,並不是大家都這麼認為的。

  

1 筆留言:

chienhuiyang 提到...

不好意思,因為姐姐突然腦溢血,目前還沒清醒,但醫生認為時間太短無法開巴氏量表,但她最近要從加護病房轉普通病房,台灣的看護太貴,我須要外籍看護,但要有居留證,上網看搜尋看到你的文章,雖然有一段時間,如方便可否介紹一下,我目前是在台中,真的非常感謝!!! 我的連絡方式chienhuiyang@hotmail.com 再次感謝你

張貼留言

請留下您的回應~
但任何不適之留言格式或是內容,小弟有權刪除,恕請見諒~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Newspaper I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